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17-8229182

老井
2022-12-06 09:06
举报

老井 

作者:李开武

    家乡的老井位于我们大院子里的南边,老井一边是荷花映日红的小池塘,一边是稻花飘香的农田,井壁是用大青石条砌成,井口下长满了青苔,井沿通往院子里有一条石板路,供人们担水之用。

    那些年,每天一大早,男人们挑着木桶在井口咕咕咚咚地扯水,女人们成群地在池地哗啦哗啦地洗衣服。间或一些男人会驻足,向洗衣的女人们调笑,女人们嘻嘻哈哈地向对方反击,若哪个男人胆大妄为,玩笑开得过了头,女人们就会丢下手中的衣服,群起而上,涌向井台,众人合力把男人高高举起,这叫“抬死狗”,然后重重地落下,摔得四脚朝天,一场闹剧往往在女人们的大获全胜中结束。

    中午,烈日炎炎,蝉声阵阵,我们一帮小伙伴相聚在井边的柳树下疯玩。打扑克,下军棋,扇纸牌,各得其乐,但一个个眼睛不时瞟向井台。若来了担水的人,刚刚提起一桶水,我们就会蜂拥而上,弯腰躬背地对着桶张嘴畅饮,就像一群小猪崽在槽里抢食一样。担水的人会乐呵呵地拍拍这个脑袋,踢踢那个屁股。“狗东西,抢什么,喝光了老子再扯上一桶,把你们灌个够!”

    太阳西去,闹腾了一天的井台在夜色中渐渐地沉睡了。这时,有些毛头小子家在吃了晚饭热得够呛,偷偷提个小桶跑到井边,扯一桶凉水往身上一淋,遍体透凉,然后长长嘘了一口气,感到十分舒畅。

    有一次,我看见院子里的瞎大哥,在夜色中担着一担水桶,手拿一根竹棍,左探右探深一脚浅一脚向井边走去。他与那老并那么心有灵犀,一步一算,准确无误地探到井边,然后熟练地放担提水,一闪身又消失在夜色里。我不解地问:“海大哥,别人都是白天担水,你为啥晚上担水?”他笑着说:亮娃,你晓得个啥,人家白天在井边闹腾,我去掺和什么呀,晚上老井孤单了,我来陪陪它有啥子不好的,细水长流,它是有生命的呀,我不能冷落它。再说,白天黑夜,在我心中都是一样明亮的!"一席话,说得我感慨万千。

    我离开老井已30多年,在外工作结婚生子。随着乡亲们生活的改变,村里面建起了集中供水站,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,老井也失去了它的使命。

    夏日的一天,我回到老家第一件事,就去探望老井。井还是那口井,老柳树依然葱绿苍翠,只是人们为了安全着想,井口盖上了一张又大又厚的青石板。我站在老并边,深深地鞠躬,在心中默默念道:“昔日的老井,抹不去您夏日的欢腾,忘不了您的滴水之恩。"

网友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其发表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我司立场
发表
推荐阅读
相  关  推  荐
换一换